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深圳经济特区股份合作公司条例修正案首次提请审议
2019-09-21 07:24:51   来源:深圳特区报    评论:0 点击:

  2018年06月26日 上午,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丘海主持召开市六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六次会议,备受各界关注的《深圳经济特区股份合作公司条例修正案(草案)》首次提请审议。
 
  市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罗莉,副主任蒋宇扬、刘恩、高振怀、乔家华,秘书长石岗出席会议。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刘庆生,市监察委员会主任张子兴,以及市中级人民法院、市人民检察院负责人列席会议。
 
  股份合作公司由城市化中的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演化而来,《深圳经济特区股份合作公司条例》于1994年颁布实施,尽管早期具有创新性,但随着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逐渐深化,该条例不少内容已不适应现实需要。
 
  如何打破僵化的治理模式和依赖“房租”生存的产业结构?此次修法旨在为股份合作公司的改革发展提供立法依据。
 
  此次常委会会议为期两天,多个法规案提请审议,包括《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急救条例(草案修改二稿)》、《深圳经济特区促进全民健身条例修正案(草案)》、《深圳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防空法>办法等八项法规修正案(草案)》等。
 
  会议还听取和审议市政府关于社会组织改革发展情况的专项工作报告,市政府关于环境状况和环境保护目标完成情况的专项工作报告,以及市政府关于《深圳市轨道交通线网规划(2016-2035)》编制情况的报告等。会议还审议有关人事任免事项。
 
 
修法为股份合作公司改革发展扫除障碍
 
  深圳的股份合作公司有望改变当前僵化的治理模式,向现代企业转型。备受关注的《深圳经济特区股份合作公司条例修正案(草案)》(以下简称《修正案草案》)昨天提请市人大常委会会议首次审议。《修正案草案》将募集股的募集对象在原村民和公司员工的基础上,新增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组织和个人,这为股份合作公司引入经营人才甚至是战略投资者扫除了制度上的障碍。
 
  问题:股权僵化影响公司改革发展
 
  举措:募股对象不限于原村民或者公司员工
 
  《深圳经济特区股份合作公司条例》于1994年根据当时特区内农村城市化情况制定,《条例》确立了以社区为基础、以土地为纽带的全新的股份合作公司组织形态,对于推进我市原农村地区集体经济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随着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逐渐深化和经济社会不断发展,股份合作公司逐渐暴露了一系列问题。
 
  在股权方面,公司股权分为集体股、合作股和募集股。现行《条例》只是确定集体股股东为村集体资产管理委员会,对其运作未作具体规定,导致实践中很多公司对集体股不分红,形成集体股虚置、同股不同权的状况。《修正案草案》改变集体股收益只在合作股股东之间进行分配的状况,明确集体股股利分配方案经股东大会通过,可用于完善社区基础设施、促进社区建设和公益事业发展、为合作股股东缴纳社会保险费等。同时做实集体股,赋予集体股的表决权和提案权,规定集体股代表可以参加公司股东大会,以其股份行使表决权,将股东大会提案要求由百分之二十以上的股东联名改为持有百分之二十以上的股份。
 
  为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现行《条例》规定公司员工可以认购募集股,但实践中绝大多数公司为了维护原有股东的利益,不愿意通过募集方式增加其他股东,几乎都未设置募集股。《修正案草案》将募集股的募集对象在《条例》原有的原村民和公司员工基础上,增加了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组织和个人,以期能鼓励和引导公司更多地设置和运用募集股,发挥其特有的作用,也为公司今后引进战略投资者改组为有限责任公司或者股份有限公司提供可选择的途径。
 
  原村民个人持有的合作股如何转让是此次修法争议最大的问题之一。现行《条例》规定合作股可以在公司章程规定的范围内转让,但未明确是否可继承、质押,这导致实践中大部分公司实行股东死亡后其所持合作股股权既不收回、也不能继承,新出生人员则不分配合作股。《修正案草案》此次虽未对合作股是否能继承、质押作规定,但新增规定公司可根据章程规定对股东去世等情形回购股份。
 
  问题:监管不到位易致“小官巨贪”
 
  举措:规定董事会任职年限强化信息披露
 
  当前,我市股份合作公司内部监督和激励机制不足,董事会、监事会、集体资产管理委员会未明确任职期限,未形成互相制约关系,容易造成公司领导人滥用权力,造成“小官大腐”等问题。
 
  为此,《修正案草案》首先严格了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任职负面清单,因犯罪被判处刑罚,受到党纪政纪处分,个人所负数额较大的债务到期未清偿等情形不得任职。其次,规定董事、监事和集体资产管理委员会成员一届任期为三至五年并同时换届。再次,强化公司信息披露,明确公司应当按规定向商事登记机关提交年度报告,市、区有关部门应当通过电子政务信息平台将公司的管理信息推送给其他相关管理部门,实现公司监管信息互联互通和共享。
 
  为了强化激励,调动管理层积极性,《修正案草案》明确规定董事、监事以及高级管理人员的报酬和支付办法应根据绩效决定。公司可以通过配售、奖励等形式赋予董事会、经营班子成员、其他高级管理人员股份。
 
  问题:政府监管缺乏依据手段不足
 
  举措:公司重大事项需经社区党委研究审议
 
  股份合作公司的性质是集体经济组织,其资产涉及到原村民这一大群体的切身利益,关系到社区的健康发展,政府有责任对集体经济组织进行监管。针对当前政府监督缺乏法规依据,监督手段不足的问题,《修正案草案》提出要充分发挥社区党委的作用,公司所在社区党委领导、支持和监督公司发展,公司领导班子成员人选确定需经社区党委研究同意,公司土地使用权转让、合作开发和其他大额资产转让、抵押或者质押、保证等重大事项提交股东大会决策前需经社区党委研究审议。
 
  《修正案草案》还增加了监管单位职责和监管手段,明确规定市、区、街道股份合作公司监管部门和机构将对公司发展政策,公司内部机构的产生、换届和工作规则,董事长述职考核、薪酬和补贴发放,四个平台建设,章程示范文本等各类事项予以规范和监管。其中,“四个平台”是指“资产登记、资产交易、财务会计和证照”等监管平台,公司应按规定申报信息,开展相关登记和交易。
 
  问题:违法建筑成城市发展毒瘤
 
  举措:拒不拆除违建将被停止分红
 
  在深圳高速发展的过程中,违法建筑侵蚀了城市的公共资源、土地和发展空间,还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修正案草案》提出,股东被监管部门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但拒不拆除或者逾期不拆除,或者被监管部门作出其他违法建筑责令改正决定但拒不改正或者逾期不改正的,公司应当根据监管部门的要求停止其股利分配。
 
  不过此项规定也存在争议。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在初审报告中表示,拒不履行监管部门作出的有关违法建筑处理决定的行为属于行政违法行为,受处理违法建筑的有关法规调整,股份合作公司股东的股份分配属民事财产权益,受有关股份合作公司的法规调整,两者属不同的法律关系,建议删除该项规定。
 
  另据介绍,当前股份合作公司股东基本是原村民,很多人就业、生活和社会保险都依靠公司,如转变为现代企业制度可能对他们不利,就业、分红和社会保险受到影响。因此,股份合作公司需要逐步推进改革,目前还难以整体转变为现代企业制度意义上的股份有限公司和有限责任公司。不过,股份合作公司向现代企业制度过渡仍是未来发展方向。《修正案草案》提出,市、区人民政府应当通过产权改革、完善公司治理等各项措施,促进公司的发展和改革,并规定市、区可以试点改革,为公司改革提供依据。
 
9项法规修正案草案提请审议 医保卡不得用于健身消费
 
  为进一步规范和完善医保支付政策措施,我市将取消医保卡余额用于体育健身消费的政策。昨天,包括《深圳经济特区促进全民健身条例修正案(草案)》在内的9项法规修正案草案提请市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
 
  2015年正式实施的《深圳经济特区促进全民健身条例》规定,市民的医疗保险个人账户上一年度余额达到本市上一年度在岗职工平均工资百分之五的,可以将余额的百分之十用于个人健身消费,具体实施办法由市政府另行制定。
 
  不过,2017年6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深化基本医疗保险支付方式改革的指导意见》,要求各地严格规范基本医保责任边界,重点体现“保基本”,明确提出“公共卫生费用、体育健身或养生保健消费等不得纳入医保支付范围”。深圳允许医疗保险个人账户用于健身消费的做法与国务院意见不符,此次《条例修正案(草案)》建议将相关条款删除。
 
我市社会组织数量逾12600家
 
  我市社会组织蓬勃发展,截至今年3月底,数量达到12612家,每万人拥有社会组织的数量9.6个,高于北京、上海、广州。昨天,市政府关于社会组织改革发展情况的专项工作报告提请市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
 
  根据报告,深圳的12000多家社会组织中,社会团体5974家,民办非企业单位6331家,基金会307家,行业协会625家,异地商会309家,社区社会组织4033家。与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相比,我市社会组织数量与北京(12151家)持平,高于广州市(7517家),低于上海(15472家)。
 
  从整体结构看,全市社会组织以教育、文化、卫生、体育等社会事业类最多,达7216家,占比超过57%,其次是慈善类(社会服务)2612家,占比超过20%。其中,市级慈善组织139家,10家慈善组织取得公开募捐资格。根据2016年度报告统计,全市社会组织接受捐赠超过14.42亿元,其中基金会接受捐赠数量最多,为11.98亿元,占捐赠收入总额的83%。从综合实力看,我市社会组织总资产接近300亿元,从业人员超过16万人,其中专职工作人员超过12万人,成为我市经济社会发展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民办科研机构发展迅速,截至目前全市共有民办科研机构447家,涌现出华大基因、光启高等理工研究院等一大批跻身全球领先水平的科研机构。这些民办科研机构作为科技领域的“第三支力量”,既有政府兴办科研机构的责任担当,又有企业举办科研机构的灵活高效,已呈现集群优势和成效,将有力推动科技体制深化改革和科技新生态的形成。
 
  报告提出,我市将继续加大社会组织培育扶持力度,扩大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的范围和规模。对民生保障、社会治理、公益慈善、行业管理等公共服务项目,同等条件下优先向社会组织购买。

相关热词搜索:深圳 股份合作公司 城中村 原村民 集体资产

上一篇:国家发改委就16号令,843号文征求公众意见
下一篇:审议股份合作公司条例,明确合作股可以依法继承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